联系方式

  • TEL:022-68673519
  • MP:13302059397(天津)
  • MP:13752140814
  • FAX:022-68673519
当前位置: 大棚首页 > 大棚新闻 > 正文

绿色产业险毁一场春雪 张家口上下齐心搞大棚

责任编辑:富农大棚 发布时间:2012-10-16 10:26:18

2010年,塞外的一场罕见春雪肆无忌惮地下了一夜。下花园最偏远的段家堡乡被措不急防的一场鹅毛大雪,刺痛了村民的心。全乡处于高海拔是典型的农业乡,农业经济的支撑点,以错季蔬菜为主的绿色产业辐射京津是全乡的主要经济来源,骤然而至的一场大雪让整个错季蔬菜的培育大堋一夜倾倒。

怎么办?联社刚刚扶植起来的绿色产业将毁于一旦。手拿小额信贷证的村民重新聚集在农信社门前。

看着一夜倾倒的大棚让人感到一阵辛酸。段家堡由于农业经济基础差,全乡两千余人口到2009年已经急剧萎缩到几百人,大部分青壮村民常年散失在外靠打工维持家用,土地连年大面积荒芜,乡党委一班人曾拿着乡农业经济规划图一家银行一家银行地跑。跑到最后,连当初整出规划信心满满的自己都怀疑了自己。常年的农业基础条件决定了信誉等级条件,银行也有银行的苦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段家堡扩大错季蔬菜种植面的规划一时间变成了下花园一个烫手的山芋。

当乡党委敲开农信社大门的时候,把同样的难题也摆在了联社面前,联社站在支持三农的最前沿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更大的难题是,要想带动全乡经济发展就不能依靠以往信贷一对一的模式,得解决批量授信的问题?如何让广大农民直接从小额信贷上受到普惠试的受益?这把农联社同样也推在了两难的选择上。

2009年9月,下花园联社党委刚刚成立,成立之始,刚刚调任到下联社当党委书记兼理事长不足三个月的谢正款同志,就带领班子一行悄悄的马不停蹄到段家堡进行了调研。
你能相信吗?乡党委书记指着大片荒芜的土地说,这里曾经车水马龙过。乡党委书记使劲吸完手上的烟,蹲在地上盯着土地一言不发。
乡党委书记的样子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沉甸甸的,到2008年底全乡经济在全区排名是倒数,已经是弱不禁风。
那一天,和乡党委书记一同蹲下去久久凝视着这片土地的还有刚刚上任的联社党委书记谢正款同志,脚踏着炙热的土地,往远处眺望,山脉起伏,一群放学的孩子欢叫着的身影依稀可见,烟色的晚霞涂抹在灿烂如火的天空上,天空下是一大片高粱地,高粱地紧挨着河滩。干旱,河滩裸露出了一大片白花花的河床。河床地龟裂着一道道裂痕,无声地喘息着,上面掩映着一大片肃然挺立的红高粱。

高粱还没有成熟,放眼望去是一片热气腾腾的昏黄,这让人跟着也热血沸腾了起来。

不能在这样等下去了。至今,一同去的稽核科科长共产党员王贵清同志还清晰地记得这样一个细节,还是灿烂如火的天空上突然阴云密布,海拔高天气多变,汽车隆隆发动的时候,他没有站起来,乡党委执意第一次要挽留住他的时候,他没回答。山谷轰鸣,雷声隆隆,一场久违的大雨迫在眉睫,乡里让车调头直接进乡政府,可他突然毫不犹豫的说,不。

当天夜里,联社紧急召开中层以上干部办公会议,会上让大家讨论扩大扶植种植面的问题,看着湿漉漉的班子一行,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可是短短沉默了几分钟后,大家议论纷纷。那一夜联社办公楼的灯亮了一夜,窗外是瓢泼大雨。饭堂送上夜餐的时候,每个与会的同志心情凝重。小额信贷受自然条件的影响,一直以来就受风险大,收益低的困扰,农村地区的金融需求又具有单笔金额小、分散、不稳定、抵押担保不充分的特点,这些问题制约着农村经济的同时,也是金融服务的瓶颈。他无法忍受现场的沉默,敲着桌子说,今天我们就是要拿出一个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的法子,会议现场骤然紧张了起来。会议间隙,他把放在自己面前的夜餐默默推开,心事重重地站在窗前。窗外大雨滂沱,风搀杂着大雨猛烈地打在玻璃上,跟着他一同站在窗前的还有联社党委委员主任高勇同志,很快大雨冲出的雨线把俩人的影子冲刷得模模糊糊的。窗外一排槐树高大挺拔着身姿也在静静谛听思考着。

凝视着窗外的瓢泼大雨,一个风雨小城也被抛在风口浪尖上,这让人不得不有了更多的思考。同年同月,下花园被国务院正式确定为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随着原有支柱产业的不覆存在,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尽快调整信贷结构构建多层次的融资平台,发展接继产业也迫在眉睫。向来有儒雅风度但敢说敢干的联社党委委员、主任高勇同志此时也紧锁双眉,沉默不语。这也是在考验联社党委班子。联社党委成立之始,心事重重的高勇同志和刚刚上任的党委书记就调整信贷结构真诚的彻夜交谈过想法。2009年,下花园区在张家口市的经济排名是倒数。下花园在塞外是传统的农业区农业基础薄弱,一直以来这个因煤而起又因煤枯竭的小城怎么发展,一时间也成了张家口的一个烫手山芋。

一直到凌晨时分,四楼会议厅的大门才被缓缓打开。被大雨瓢洗过的天空更显寂静肃穆,天边隐隐泛白,换进早餐的工作人员时至今日还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原本诙谐幽默的党委书记又回复了本性,他似乎刚刚讲了一个时下流行的笑话,大家猛然都轰堂大笑起来。坐在一旁的高勇同志悠悠地吐着烟圈,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当年九月联社党委成立之初,结合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特点正式把段家堡乡做为党委发展接续产业的党员试点乡。随后结合乡经济特点,小额信贷利率按当地经济发展状况随机浮动,一批信用村在乡政府的担保下可以打破常规批量直接授信,联社党员结成一帮一帮扶对象,拿到小额贷款证或只要有担保的农户可以直接去农信社办理贷款。有党员回乡创业的提供无息贷款,争取以点带面让农户当年贷款当年见效。

后来有人说,联社党委是在段家堡搞市场。这个市场怎么搞?一个传统农业乡前景如何?风险多大?许多双眼睛拭目以待。

一场罕见春雪,一时之间让段家堡又成了一块众矢之地。

电话打不通,运款车上不来,段家堡信用社主任共产党员梁满友同志正在村民的房顶上架电话线,忽然看到一溜载客的“摩的”歪歪扭扭的,车上跳下来的竟全是联社的共产党员,二十几个共产党员,面部挂满厚厚冰霜,十几把扫帚铁锹,一条运款的道路从山下硬是修到了山上,一路上村民自觉加入扫除的队伍,队伍一路壮大,队伍后面是缓缓跟进的运款车,再后面是联社组织的运送化肥,钢筋的抗灾车。这让人心里暖烘烘的,聚集在农信社门口的村民一片欢腾。

后来有人把这条路叫致富路,更有人说这是一条党员路。后来这条路经常往返的是联社积极联系当地物资部门的支持大棚种植的物资车,一辆辆收购错季蔬菜与运送物资的车辆交错往来,一时间形成了塞外大地一道独特的风景,而悄悄猛烈发酵着的是潜移默化的市场意识……

当年联社配合当地党委积极调运物资采取措施有力,把一场春雪的危害降到了最低。这一年联社党委通过这次春雪也清醒飞看到了农业基础的薄弱,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需要走市场化的道路,怎么办?一个新的问题横担在联社党委面前。

发展农业一定要走产业化,要发展就要走联合做大做强的道路,只有这样在提高农业附加值的同时还能有效化解农业风险。

当年联社积极引导农户对接农业龙头产业结成了独具特色的三方战略联盟,联社积极为后俩者提供个性化金融服务,以金融手段促进后俩者的结合。依靠农业获取原材料的龙头企业,可以通过参股或发起设立原材料产地的方式加强和农户的技术资金合作,此举保障产业接继发展的同时又稳定了农户收入。

2010年的夏天联社门口敲罗打鼓,种了一辈子地的曹德荣拿着自己大棚培育出的大青椒一脸的喜悦。老曹说,自己就是要捧着自己培育的果实给联社领导看一看,老曹怎么也没有想到靠天吃饭了一辈子最后竟然走上了产业农民的道路。今天老曹和大家来联社是雄心勃勃地想要说说扩大种植规模的想法。盘算来盘算去,今天买来鞭炮还是先来联社表示感谢的,可是一来联社就又按耐不住自己的想法,老曹搓着手巴掌一脸的为难。热情接待老曹的是联社党委委员,主任高勇和党委办主任贾洪泽两位同志,老曹看到他们俩,亲热地抓起他们的手就塞自己大棚刚刚成熟了的大青椒。并神秘地附在高勇同志的耳朵上说,如今咱的青椒也有自己的品牌了,大家环顾而笑。今天,来联社的农户和老曹都是一个心情,一溜白色的钢筋绿色大棚太对人有诱惑力了,老曹说看着这些往外运输的绿色宝贝,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冲动过。可高勇同志语重心长地叮嘱老曹,口袋富了,更不能忘了富脑袋,老曹一脸的困惑。老曹可能还不知道,就在老曹来联社的同时,另一路联社党委班子成员在党委书记的带队下已经和区农委取得联系,不定期邀请农业技术能手在下花园设立农业夜校的试点。老曹是更想也没有想过,昨天自己还在联社被党委招待,今天就又被党委第一批请进了校门,他一脸的激动,以后看着自己摆弄出的自己想也不敢想过的彩椒品种,老曹感慨万千。

老曹扩大种植规模的想法带有普遍性,这引起了联社党委的高度重视。2009年,由于段家堡扩大发展错季蔬菜产业的试点成功,到2010年,由联社党委牵头,3个信用社党支部和1个机关支部定点扶植所在乡发展绿色大棚实现农业产业化的试点,迅速在全区四个乡30个自然村推广,带动农户1200户让近4000人参与受益。2010年单就花园社党支部在支部书记王有根同志的带动下,积极联合当地乡政府发动周边6个自然行政村发展大棚种植800亩,500多农户参与近2700人受益,并运用客户经理不定期驻企制,及时协助农户和企业沟通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这一年,有人总结联社成功的模式是联社+龙头企业+农户。三方联盟强强联手催生出的绿色品牌迅速在京津打响,据统计单2010年一年,联社就发放涉农贷款41888万元,占总贷款余额的92.90%。

2010年,联社党委结合河北省农联社农信进万家的号召和创先争优的实际要求,根据当地绿色产业发展的需要,对农村闲置土地和无力耕种的土地积极鼓励和支持土地流转,把农民的闲置土地有效地整合起来,由信用社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为抵押,适时解决农民抵押物不足的问题。针对像老曹这样有迫切资金需求而强烈要求做大做强的农户,这一年联社党委继续大刀阔斧地搞自身改革,推出了股权抵押、财产连带抵押、粮食蔬果销售权抵押等。

其实我再去采访的时候,已经是满目秋色,联社刚刚召开完2010年的银企对接总结会,展望2011年机关党支部书记崔风宏同志满怀憧憬。他透露,这次调度会以后农户自发的合作性组织将遍地开花,在原有蔬菜技术协会,杏扁协会,养殖业协会的基础上,一幅更合理,覆盖面更全面的新型农村多层次服务网络已经初具邹型。

这一年,依旧是金秋十月,但和去年比已经是天翻地覆。我在向党委书记征询三方联合的成功经验的时候,这位一向严谨认真的书记只是淡然一笑。成功的经验其实很简单,市场经济+金融创新+企业责任。随后沉默片刻,高勇同志又跟着补充了一句,等于和谐社会。 对于“和谐社会”建设,联社党委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慧解:“和”由“禾”与“口”组成,意为人人有饭吃;“谐”由“言”和“皆”搭配,含义人人可说话。所以,和谐社会的基础应该是经济发达,生活富裕,社会民主。这位主任的婉娩述说突然让人砰然心动。

采访结束的时候,联社特意拉我去花园乡大棚基地,一溜的大棚种植棚,里面洋溢着欢声笑语,收购蔬菜的车辆首尾相连,高勇同志示意司机再慢再慢,轻轻地停下,我们悄然在收购的地方停下车来。党委书记下车的时候无意地蹲下,仔细把散落在车外的豆角一一重新放进收购车里。这一蹲时隔一年,让人惊喜地回头看一片丰收的景象,什么最美?就是这一片丰收的景象。

车子缓缓启动,继续送我往前走。副驾驶的位子让人有开阔的视野,宽大的挡风玻璃宛如一幅幅迎面涌来的画面,那是熟悉的山川、河流、村庄……

凝视着这些画面,这就是信合人不变的深情追求 。车过区域交界的时候,猛然闯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槐树,这些北方固有的品种执着地扎根生长着,摇摆着巨大的树冠,满树花香的沿着公路一路向北。